魏征有经国之才

图片 1
金沙国际官网

图片 1

表扬李世民,其次肯定的就是魏征。不论是李世民还是魏征,因为共同对创造贞观之治做出了杰出贡献,君臣关系作为典范载入史册,千古流芳。

性情耿直经国之才

魏征,河北巨鹿人。魏征先是参加了李密的瓦岗军,后来几经周转归顺了唐朝,进入太子李建成的东宫任职,又陷入到太子之争的旋涡中,最后李建成被杀,魏征被唐太宗收服,并得到重用。于是魏征的满腔抱负,几经辗转,终于在贞观时代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。

《旧唐书·魏征传》说魏征其貌不扬,素有胆智,每每进谏,触怒龙颜,他却面不改色。魏征有经国之才,性情耿直,无所屈挠。太宗和他议政,往往欣然接纳他的意见。魏征也感激太宗的知遇之恩,总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魏征的成功,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因素应该重视。

他来自民间,深知民间疾苦,更能了解百姓心思。

他博览群书,对《春秋》公羊学最有研究,对于“以德化民”的理论和实践,有很高的热情和很强的信心。

他性格刚直,不屈不挠。

他有胆量更有智慧,不仅有进谏的热情,还掌握了进谏的技巧。

魏征进谏,是一千多年以来的一段佳话。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概括魏征的进谏:敢于进谏、善于进谏、能够进谏。

贞观元年,右仆射封德彝为检点使,检点府兵。当时兵力不足,封德彝提了个建议,要把十八岁以上的中男,也检点入军。形势所需,皇帝就同意了封德彝的建议。敕书发出三四次,魏征坚持不签署。不但不签署,还要上奏,提出自己的反对理由,大概就是中男身体还没有长成之类。封德彝也不示弱,说中男也有长得很强壮的。太宗于是大怒,继续出敕,魏征还是不签署。唐太宗没有办法,只好把魏征和门下省负责人王珪都招来开会。太宗声色俱厉地说:“中男要是身形矮小,自然不会点入军中。若体貌魁伟,当然可以征发。你这么固执,简直不可理喻!”魏征正色说道:“竭泽取鱼,非不得鱼,明年无鱼。”魏征是从国家更长远的利益来看待这个征兵问题,你不能把年轻人都点了兵,都点了兵,赋税怎么办?以后再需要征兵怎么办?你不能把人力一下子用完啊。国家治理要有长远规划,不能只看眼前啊。道理很简单,一讨论就明白了。皇帝就立刻下令,禁止下发这个文件。最终,皇帝被魏征说服,并奖赏魏征和王珪。

魏征敢于如此坚持,因为他站得高看得远,所以他的话才有说服力。

寓贬于褒有理有节

魏征不仅敢于提意见,而且善于提意见。他能把道理说清说透,还善于因势利导,充分利用表扬的方式达到帮助皇帝改正错误的目的。

贞观七年,蜀王妃的父亲杨誉在官衙内竞婢犯法,相关的官员都官郎中薛仁方把杨誉扣押起来调查,但是还没有最后提出处分。杨誉的儿子是千牛卫士,在皇帝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,于是向皇帝申诉说:“按规定,五品以上官员没犯特别罪行不能被扣押,但是我父亲因为是国亲,所以受到非法待遇,不知道要被扣押到什么年月。”皇帝一听,自尊心大受伤害,命令将薛仁方杖一百,解除所有官职。杨誉儿子告状,明显是在挑拨,普通官员哪里敢专门跟皇帝亲戚作对。皇帝感情用事,竟然听不出这里面的问题。还是魏征出来讲话了,他说:“城狐和社鼠都不强大,只是因为它们有所凭恃,所以清除起来很不容易。何况世家贵戚,从来号称难治,汉、晋以来,朝廷对他们都没有办法。武德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很骄纵,自从陛下登极以来,刚有所收敛。薛仁方既是国家的公务人员,能为国家守法已经难能可贵,怎么可以随便妄加刑罚到他的身上,让这些外戚的私心得逞呢?这个口子一开,今后一定万端争起,到时候您必然后悔,可是那时就来不及了。自古以来,能禁断这样的事情,只有陛下一人而已。防微杜渐,是国家正常的方法,怎么可以水未横流,便欲自毁堤防?”唐太宗听后,马上接受了魏征的意见。

我们看到,魏征批评皇帝的做法,是以表扬为前提的。“自古能禁断此事,唯陛下一人。”这样说,有利于皇帝改正错误,不会让皇帝发生误解。寓批评于表扬之中,容易让皇帝接受,毕竟皇帝只有接受之后才能改正错误。同时,魏征提起武德时期外戚横行的往事,那是因为唐太宗对此亲身经历过,感触良深,所以更容易对眼前的问题有所认识。魏征进谏,从立意到证据到劝说角度,都有完好的搭配。既有利于国家未来发展,又有利于皇帝思考,最后有利于皇帝改正。当唐太宗表扬魏征的时候,魏征都一定强调,是皇帝引导求谏,所以才敢于进谏。魏征这样强调,一方面是事实,另一方面是为了突出皇上。这种突出,当然不是拍马,而是给皇帝以鼓励,保证皇帝在正确的方向上继续前进。

魏征被誉为良臣,这是有来历的。

贞观六年,征乃拜而言曰:“臣以身许国,直道而行,必不敢有所欺负。但愿陛下使臣为良臣,勿使臣为忠臣。”太宗曰:“忠良有异乎?”征曰:“良臣使身获美名,君受显号。子孙传世,福禄无疆。忠臣身受诛夷,君陷大恶。家国并丧,独有其名。以此而言,相去远矣。”太宗曰:“君但莫违此言,我必不忘社计。”乃赐绢二百匹。

在这里,魏征辨明良臣与忠臣的区别。良臣当然有忠臣的禀赋和特性,但是两者下场完全不同。忠臣虽然获得美名,但是身死国灭,君主担当大恶之名。良臣是与君主、国家同荣,子孙传世,福禄无疆。这是魏征的心声,他不愿意得一己之名,而希望是与君主、国家共同荣光。我们很高兴地看到,魏征的一生证明,他的这个愿望确实实现了。

明察秋毫防微杜渐

魏征善于从长远观察眼前,善于因小见大,重视防微杜渐。

关于征兵问题,封德彝的想法是只顾眼前利益,而魏征坚持长远利益;关于李泰的问题,魏征则看到防微杜渐的必要性。

贞观十年,因为皇帝很喜欢越王李泰,而李泰企图用皇上来压制大臣,特别是魏征等,他就向皇帝反映,大臣轻蔑亲王。皇帝对众大臣动怒:当初隋文帝的时候,亲王多厉害啊,所有的大臣都遭受过亲王的侮辱。我自然不会让我儿子这样,不会纵容他们,但是你们敢如此不尊敬他!皇帝龙颜大怒,房玄龄等吓得战栗拜谢。只有魏征颜色不改,凛然而谏,指出没有人敢于轻蔑越王。按照儒家的理论,大臣跟亲王是一个级别的,大臣是为国家工作,皇帝礼待大臣是应该的,大臣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,也不容许亲王来侮辱他们。隋朝的例证是负面的,不足挂齿。魏征的声音甚至比皇帝还大。他说,如果我们现在处于无道的时代,别说亲王,谁都可以横行霸道,可是我们现在是一个开明的时代,有一位有道明君在指挥我们,我们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?太宗听了魏征的话,立刻服气了,说魏征“言语理到,不可不服”,我那是私爱,他讲的是公法。于是下令三品以上的大臣,见亲王不必下车行礼。结果房玄龄等人受到太宗的责难,魏征获得奖赏。魏征能把道理说透,当然能够服人。

魏征还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地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