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宇率领同事上书说武宗不经常上朝

历史人物

乔宇,字希大,山西乐平人。祖父乔毅曾当过工部左侍郎。父亲乔凤当过职方郎中。他们都以廉洁著名。乔宇自己考中成化二十年进士,初任礼部主事。弘治初年,王恕当吏部尚书时调他到文选司,三次升迁做到郎中。他在自己家中从不接受私人拜访。后来他升任太常少卿。
武宗即位后,派乔宇到中镇、西海祭神。回朝后,乔宇上书列举了六点路上所看到的军民百姓困苦不堪的情况。过后,他升任光禄卿,又先后做过户部左、右侍郎。刘瑾败亡后,很多大臣因为追随他拉帮结派受到弹劾,乔宇却一无所染,因此武宗用他做了南京礼部尚书。乾清宫发生灾祸以后,乔宇率领同事上书说武宗不经常上朝,经筵长时间关闭,皇储还没有确定,干儿子倒有一大堆,西番的和尚呆在禁宫里边,唱戏的优伶侍候皇上起卧,开设皇家店铺,边防部队留驻京师,不自爱惜练习战斗,各种土木工程频频兴建,供应皇宫的织造工作没完没了,一共讲了十件需加改正的事情。武宗并不予理睬。过了很长时间,乔宇改任南京兵部尚书,开始参与机要的军政大事。因为武宗远游边塞,没有人监国,乔宇上书请尽快确定皇储。武宗打算亲自统兵进攻北方敌寇,乔宇又率领同事一起上书谏阻。武宗都没有作什么答复。
不多久,宁王宸濠谋反,扬言马上要攻打南京。乔宁严加警备,但表面上谈笑自如,经常陪伴客人在南京城外设宴嬉游,暗中考察地势险易,安排士兵驻防。由于他周密地进行了布置,南京城内、外都很平静。指挥杨锐很有谋略和才干,乔宇安排他做安庆守备。镇守中官刘琅与宸濠暗中勾结,替他埋伏了敢死队。乔宇侦察到这个情况,质问刘琅是谁在管事,刘琅怕了,不敢轻举妄动。于是乔宇派人在城中大加搜捕,斩了三百名刘琅埋伏下的壮士,把他们的脑袋悬挂于江面上。宸濠失去了内应,并且知道南京做了准备,不敢东下。他猛攻安庆,杨锐在那里固守着,打不下来。没几天宸濠的叛乱也就失败了。
武宗到达南京后,诏令百官穿军装上朝欢庆明年元旦。乔宇不同意,率领群臣都穿着朝服上朝庆贺。江彬想要各个城门的钥匙,都督府过来问乔宇,乔宇说“:守备官是用来防范非常事变的。禁城城门的钥匙谁敢来要,又有谁敢给他,就是天子下诏来要也不能拿到。”都督府用乔宇的话答复了来人,事方算完。江彬假称圣旨来讨什么东西,一天能跑几十趟,乔宇总是在朝中向武宗禀报,江彬也只好稍稍收敛一些。江彬想进谗言把乔宇赶走,守备太监王伟(当初给武宗当过伴读,武宗很信赖他)常从中周旋,维护乔宇,所以江彬的奸计没能得逞。武宗在南京停留了九个月,乔宇三次号召大臣们恳求武宗回程,又亲自到宫门外跪地请愿。武宗起程后,他陪同走到扬州。第二年,乔宇加官为太子太保。评议保护南京城的功劳,又被加官为少保。
世宗即位后,召乔宇回朝当了吏部尚书。乔宇自早年当文选郎,就能辨别人才,到这时更使人才选拔问题得到妥善解决。世宗追求太平的决心很坚定。乔宇与林俊、彭泽、孙交当时都是国内很有名望的重臣,世宗也都任用了他们。凡是过去被权贵们罢贬的人臣,乔宇都把他起复,安排在各种职务上,一时间天下欣欣向治。但是世宗性格刚勇,喜欢自以为是,乔宇的意见渐渐也不被采纳了。兴王府候补的官吏六十三个人请求升用,乔宇说这些人本来就是虚挂一个名籍,与事实上担任职务的不同,所以程度不等地给他们以贬免、处分,他们都记恨乔宇。世宗想封驸马都尉崔元为侯,外戚蒋轮、邵喜为伯,乔宇不同意。不久,世宗还是下诏把寿宁侯张鹤龄加封为公,封皇后的父亲陈万言为伯,让万言的儿子绍祖当了尚宝丞。乔宇说“:历朝太后的亲属没有活着就封为公爵的,张峦也是死后才追赠的,现在怎么能把父亲死后追赠的封爵加在活着的儿子身上?万言封伯比张峦还来得快些,他的儿子授官为尚宝丞不合乎规定。希望陛下遵照典章制度办事,以便流传万代。”世宗都没有听从。史道攻击杨廷和,乔宇说史道挟私报复,于是把他打入了皇家监狱。曹嘉帮史道弹劾乔宇,乔宇请求罢官,世宗让鸿胪寺派人到乔宇家中催他出来上班。
乔宇遇到讲不通的事无不据理力争,其中争论“大礼”争得最厉害。世宗想给兴献帝追加皇号,乔宇说给亲生父王追加皇号,就会妨害皇位的正宗谱系,不是用来重视宗庙,正定名分应有的办法。后来等礼官奏请称献帝为本生考时,世宗改为本生皇考,又传令在宫中修建献帝庙,乔宇等人又接连几次上书谏阻。宫廷中传出世宗的特别圣旨任命席书为礼部尚书,乔宇又和九卿一块上书说“:陛下罢免汪俊,任用席书,贬走马明衡、季本、陈逅,征召张璁、桂萼、霍韬,举动异常,人心惊惧。况且席书不经过朝臣推举,就直接从宫廷中传出特别圣旨,这还是祖宗开国以来未曾有过的事呢。请陛下传令让汪俊和席书各安原职,饶恕明衡等人,停止对张璁、桂萼的征召。”不久又请求罢免张璁、桂萼、席书,从监狱中放出争议“大礼”的吕木冉和邹守益。
等到张璁、桂萼到京城后,世宗传下诏书把他们都用为学士。乔宇等人又上书说“:宫廷中施行的恩泽,以前历朝大都是加给宦官之流的。士大夫一沾这边,就被正直的舆论所蔑视。何况学士是最清高、华美的职位,让桂萼等人来充任,谁还肯跟他们同事呢?”世宗恼了,把他们严厉批评了一番。乔宇于是请求离休,世宗同意了,不过仍按惯例让他乘坐驿站车马回乡,颁发禄米。御史许中、刘隅等奏请留用乔宇,世宗说:“我又不是不用乔宇,是他自己因病要求离休的嘛。”后来《明伦大典》成书,追论乔宇以前关于“大礼”的主张,他被剥夺了官职。杨一清死后,乔宇渡江去祭奠他,南京的父老乡亲都出城来迎接他,把手举在额头上说“:使我们得以活下来的,就是乔公您啊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