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座田径场就是归这个学校所有的

金沙4166

白天,从这里走过这里像是横穿撒哈拉沙漠;夜晚,从这里走过就像是穿越乱坟岗了,阴森森的,怎么都给人心里感觉怪怪的。

一个田径场,却几乎寸草不生,栽一次草就死一次,土壤渐渐沙化掉,这还是一个田径场吗?白天,太阳当空照,没有花儿对我笑,对我笑的是那沙子呀!

这里是c市w区的l镇,一个名叫北星汽修的专科学校坐落在这里,这座田径场就是归这个学校所有的。

刘佳豪是这个学校的一年级学生,这天晚自习从教学楼归来,要去到学生宿舍楼就寝。

今天学校里搞了个活动,学生们在教室里各种畅玩,大吃大喝,连啤酒都搬来了。这里是专科学校,校风本来就不怎么好,学校对这种酗酒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放学铃打过,他出了教室走在田径场边上。

喝过酒的他醉醺醺的,学生宿舍楼在教学楼对面,中间只隔了一个田径场。

平常大家都忌惮田径场那里的沙子从而绕着穿梭于教室和寝室之间,而他今天却是嫌弃绕着走太远,借着酒精带来的那股胆儿他大跨步走向了田径场。

这个田径场属于标准的400米田径场,却没有标准的设施。几根破破烂烂的铁杆矗立着,那本来是用于足球场地的球门的。

整个田径场也就那个地方有一点点濒临死亡的枯草。

他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似的,竟然不直接横穿而是走到了那片原来是球门的地方的杂草地。不,准确地说是杂草地。

借着酒劲,他胆子也大,居然唱起歌来“大河向东流呀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呀……”也不顾田径场上边的那群人的议论声。

可是,走到那片杂草地,他视野里却是出现了两个亮点,还在咕噜噜转动着。这一下可是把他原来的借着酒的胆气吓得无影无踪。

然后,那两个亮点突然窜动,伴随着“喵呜~”一声,窜了开去。

呼呼!原来是一只猫。他松了口气,自己太多疑了。咦?自己不应该是横穿的吗?怎么就走到这片枯草地来了呢?他摇摇头,准备离开这儿。

这个时候却是耳边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,他心里一惊,连忙回过头去,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诺大个田径场,除了他自己,还有个什么活物?这一想却是把他弄得一身鸡皮疙瘩,后脊背都是冷的。他飞也似的跑起来,想快点走出这个田径场。

那不到100米的路程却是自己跑了四五分钟都跑不到,却是看着那宿舍楼的灯光就在眼前啊!

疲软的他瘫倒在地上,怎么回事?什么情况?他躺在地上就地闭上眼准备休息会儿。

待他再一睁眼,却是躺在原来那个猫待过的枯草丛里。

纵使他胆子再大,这个时候也是一身冷汗直冒了。

按理说,这里是学校,不应该出现如此诡异的事的,可偏偏就有!

他耳畔传来一阵女子的呜咽。这让他很是好奇,居然还有女生在这里?他的注意力全被那呜咽声吸引过去了,原先的害怕居然抛到脑后。

他循声想爬起来去找那个女子,一等他翻个身,却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不觉多出了一个一袭素衣的女子。

这可把他吓得不轻,又是一骨碌摔在了地上作着揖:“对不起对不起,,,,小生有眼无珠打搅了您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马吧,,您哪来的回哪去,我上有八十岁老母,下有…呃,下没有。。可是我就是不能死啊你放我一马日后一定跟你烧大把大把的纸钱……”

呵,再不可一世遇到比自己强的就会像现在这样。莫要欺负弱小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

你先起来吧,我不会伤害你,纵然你平时恃强凌弱。

人鬼殊途,我若伤人遍不可再世为人。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,在东向球门下一米处挖出我的尸身安葬好就行了。

身体得不到好好的处理我便只能在世上徘徊。

五年前我在田径场被歹人所害,谁知他竟要杀人灭口。你若帮我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

说完,他一眨眼,那女子哪里还在。都不等他答应,人家就消失了。

不过这情况,他也只能答应了吧。人家可是鬼,他还嫌没有活够呢。

这下他赶忙拔腿就跑。也怪,刚才还到不了的对岸现在居然几步就到了。

回到寝室的他直接鞋子一脱,就蒙被子里,谁说话都不搭理,然后,沉沉地睡着了。

……

次日清晨,室友还没起来,他悄悄地爬起来,来到走廊上。当地警局里接到一个电话。

上午,几辆警车来到学校,田径场被围起了长长的警戒线,一具女尸在田径场出土……

至于凶手,在一系列的追踪鉴定后也被绳之以法。

又一天晚上,他走在田径场边上,只听得空气中传来一声“谢谢”。打死他再也不从田径场穿过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